什么是适度的功课

副会长黄培瑞校长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对44个国家和地区调查发表的报告,新加坡15岁学生每周得花9.4小时做功课,世界排名第三;上海以13.8小时排名第一;韩国2.7小时,排名第十。这一调查的结果似乎迎合了某些人的看法,也似乎说明了教育部取消学校排名的部分原因。

        12月27日《联合早报》的社论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正如社论所说,学生功课的多少应由学校、教师和家长来做决定。

        其实每周9.4小时并不能代表什么,它不能说明我们的学生是在压力下学习,这每周9.4小时做功课,有些学生可能还嫌太少。事实上,功课是否对学生形成压力,与学校的行政、教师的教学态度,教学方法都有很大的关系。再来就是学生的学习能力。

       先说学校的行政,笔者反对排名,但却赞成以学生学习能力分班。对教学职务来说,这可以按教师的能力分配工作,有些教师有能力,有创意,可以给学生一些挑战性的学习模式和问题,当然他的教学对象是学习能力强的一批。而这类的班级最好是分科教学,功课每周绝对超过9.4小时。

        另外一批学习能力一般的学生,当然就要按部就班,班级老师必须占50%以上的教学时间,特别有爱心,了解学生。在做功课时要采取诱导式,在上课时按题给学生做作业,多提问题,让学生真正明白才会觉得做功课没有压力。如果教师讲完例题,或是出了作文题目,就让学生自己做功课,这样即使只是一周5小时的功课量,学生也会觉得有压力。

        功课的难度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学校有统一的教材和作业,却没有每年研讨和修订,以符合学生的需求,当然教学效益就不好。好的学校领导者,应能创建一个好的教学和学习环境,教师如果能在每年年终对所用过的教学材料和作业,做一番检讨,再三修订,而学校又肯出钱把来年的作业编印好,教师在教学上可省却很多麻烦,也有利于学生学习。

 

        此外,学生的学习能力也是决定功课量的因素,但这是相对的不是绝定对的。一些有爱心、有幽默感的热心专业老师,在他们谆谆善诱下,学生不仅不会畏惧功课,反而渴望多学习多做功课。我们往往发现一些学生不做功课,部分原因是家里没有人督促和辅导。

        我国目前已经全部实施半天制,试想如果下午能够多设辅导课,帮忙学生解决做功课的难题,功课对学生就不会有压力。笔者在掌校时,经常把逃学,不做功课的学生介绍到课后服务中心,而且规定有关连的老师必须和课后服务中心合作,结果大部分问题都获得解决。而学校附近的课后中心,更是门庭若市。

        教育是以人为本的工作,教师的素质很重要,教育部在培养学校领导人方面必须十分谨慎。一周9.4小时只不过是一个数目,下一代如果不会吃苦,不会明辨是非,不懂未来世界格局,这才是我们的问题。

[本文于07/01/2015发表于早报言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