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学习法
克服阅读障碍的经验

郑昭荣

教育部前华文特级教师

 

        5月30日总理公署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部长陈振泉在联合晚报《议员忆苦》专栏中透露:从小患阅读障碍,演讲前需要不同色笔划线标示注明,再花长时间反复阅读。

        我能理解“阅读障碍”给陈部长所带来的“痛苦”。事缘我的孙子在小学一年级时,就已经被诊断出有“阅读障碍”的问题:英文字母,b、d无法分辨,时常写颠倒;华文的偏旁也常搞错,提手旁(扌)与反犬旁(犭)搞混。学过“黄昏”、“入迷”,遇到“昏迷”,竟读不出来,更别说明白它的意思。

       陈部长有幸在美国教授的帮助下,摸索出通过视觉观察和节奏,改进自己的阅读能力。我则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读到日本右脑开发专家七田真著作的华文译本《超右脑波动速读法》(北京大学李菁菁翻译),遂采用七田真在书中所建议的方法:瞬间记忆法。于是,我制作了一套多媒体软件(powerpoint)的词语“闪烁片”,让“他在看一眼之下”把汉字当成图像,以照相的方式激活右脑,以加强他的记忆。过后,我读到德国著名记忆科学研究专家佩特拉·理格林的著作华文译本《超直觉记忆力训练》(北京大学刘巍翻译)。我又采用书中的建议“金字塔联想记忆法”,让他从一个词语的词根,加上前缀或后缀,联想出一串相关的词语,目的是以旧经验来巩固刚学到的新词语。

 

   即使用上了这两个方法,孙子学过的词语,不到一个星期就忘得一干二净。正如陈部长所说的,“不管自己多努力,成效总是令他沮丧”。这样耗时费神的教学法,效果跟时间不成正比。我比孙子更加“沮丧”之余,蓦然想起当年在师资训练学院所学的“艾宾浩斯记忆遗忘曲线”(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H.Ebbinghaus))。于是,我必须调整学习日程表:在孙子开始“遗忘”之前,为他进行“及时复习”:同样的词语,在一天之后、三天之后、一星期之后,进行反复练习。不会读的词语,我都在“闪烁片”上,以“红色”标示。文件在存盘前,都注上日期,以便在下一次复习时,作重点加强。此外,他每天得花一个钟头来学习新的词语。在孙子的努力不懈之下,他终于在小六会考中华文考获A。

       笔者写这篇短文的目的,是要引起有关当局的关注:目前在学校里有这么一群另类的华文弱势学生。如果老师没有采用特殊教学法,学生不管有多努力,始终无法学好华文。

[本文于12/6/2015发表于联合早报<交流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