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评鉴后的分析工作

 
郑昭荣
 
       新加坡华文教研中心院长陈之权博士在回应白宗德君于9月21日发表的《华文的教学与测试》一文时,胪列了该中心开办的五六种“语言测试与评估单元”,令读者“大开眼界”。
 
       我坚信老师上了工作坊、参加两年一度的国际研讨会之后,在设计试卷时,一定会根据所学到的理论,编制出“高信度”、有水准的试题。但问题是,学校的试卷,一般上由该年级的某个老师出题,再由另一个资深老师审题,之后交由小组讨论,通过后定案。但就是少了一位统筹者,全盘审查各年级的“阅读理解”短文的难易度,结果不难出现:五年级的短文比六年级的还难。
 
       测试的目的原本是在评估学生学习的结果,吸收能力,而不是在表现老师出题的“刁钻”,令学生“无从下手”。过去,理解问答的试题,都以“六何”为准: 何事(什么)、何人(谁;什么人)、何時(什么时候)、 何地(哪里;什么地方); 為何(为什么)、如何(怎样) 。这几年来会考的“阅读理解”,则以“阅读微技”出题,诸如:作者说“我终于明白了……”,他明白了什么?(2012年PSLE);卖项链的商人“心里打起坏主意”,这个“坏主意”指的是什么?(2014年PSLE)。“阅读理解”不再局限于“复述性”和“理解性”的问题(这类问题多数可以从文中炒“答案”),而增加了“分析性”、“综合性”和“评鉴性”问题,如:儿子态度的转变,让你明白了什么?(2012年PSLE);如果你是那个卖珍珠的商人,你会接受那个金杯子吗?为什么?(2013年PSLE);你认为故事中的商人是个怎样的人?试加以说明。(2014年PSLE)。学校的老师为了更好地准备学生“应付”这类考题,也就“有样学样”。殊不知这类试题,要求作答者有一定的语文水准,才有能力“自由发挥”。那些语文程度弱者,无从“抄”,只好“望题兴叹”,“空白”交卷。
 
        白宗德君所关心的是,考试后的后续工作:进行答案分析,了解试题的难易度,作为日后出题的参考。
 
       我认为这是重要而不可省略的一个环节:如果老师花时间上了工作坊,也煞费苦心地出了一份“高信度”的试题,而学生却因为考得“一团糟”,信心大受打击,自然对华文的学习不感兴趣了。
 
(本文以郑仲渊笔名
于2015年10月6日
发表在联合早报《交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