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一代的小学华文课本

白宗德

 

         上世纪50年代,本地华文小学采用的中华书局印行的《最新南洋华侨小学国语读本》,“建国一代”的华校生都读过这套课本。

       鉴于这套课本中精彩篇章很多,教育部或可考虑选择其中一些有代表性的,改用简体字与汉语拼音编写,辑录成册,作为小学生的华文补充读物,相信会受到教师、学生与家长们的欢迎。

      上个世纪50年代,我在端蒙学校读小学,华文课本是中华书局印行的《最新南洋华侨小学国语读本》。这套书于1947年在香港出版,多次再版,编者为朱文叔、吕伯攸等人。全书共有12册,计初小8册,高小4册,每一学年读两册。“建国一代”的华校生,相信都读过这套课本。


饶有趣味的儿歌与童谣

       低年级的课文中,儿歌与童谣偏多。这类课文采用叠字、排比的句式,反复咏唱,朗朗上口,既富价值观,对孩童认知识字,也能起积极引导作用。脍炙人口的“排排坐,吃果果”,就是最佳例子。我认为下列这首儿歌,也可媲美前者:

 

早打铁 晚打铁

打一把剪刀送姐姐

姐姐留我歇一歇

姐夫留我歇一歇

我不歇

我要回家去打铁

 

       儿歌赞美亲情,也歌颂劳动,节奏轻快,易于背诵。我的华文老师把“铁”与“歇”当入声字念, 说这样念才好听。老师怎么念,学生就怎么念,班上40多把声音同时朗读,倒是十分有趣!由于住家附近有一家打铁店,我也曾目睹铁匠敲敲打打的情形,课文所说的,恰好是经验的印证。还有一首儿歌,至今依然印象深刻:

 

拉拉手 拉拉手

拉成圆圈慢慢走
向前走 向前走
圆圈慢慢小起来
向后走 向后走
圆圈慢慢大起来

 

       儿歌表扬友爱、团结的精神,并以活泼生动的句式,形象化地介绍了几个意义相反的单字与相关词语。记得当年老师还把我们分组,几个同学一组,轮流在课堂里表演。大家手拉手,围成小圆圈,向前走再向后走,口里就跟着课文念。反复几遍,课文的字词,自自然然地就深植在脑海之中。可见,只要教材好,无需什么花招,也可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刺激思维的篇章比比皆是
       课文精彩,体裁多样化,可以吸引学生,增强他们的学习动机。浅白而又切合生活经验的谜语,是学生喜爱的体裁之一。请看这篇课文:

 

我跑 他也跑
我走 他也走
我点点头 他也点点头
我摇摇手 他也摇摇手
上了灯 他来
灯黑了 他去
他是谁

 

      这篇课文介绍了4个新字:他、点、头、摇,其他单字,学生之前已学习了。编者运用巧思,以对比的句式,灵活地把新字旧词写成一则简单的谜语。学生既可学习新字,复习旧词,又可动动脑筋,刺激思维,一举数得。虽是低年级,一些课文也有故事情节,人物对话。下面这篇课文,就是这样处理的:
       妈妈对迎儿说
      “你看 你穿的袜子
      一只白的 一只黑的
      真粗心 快去换一换”
     迎儿慌慌忙忙 走到卧房里
     一会儿又走出来 说道
     “妈妈 换不了
      那一双袜子 也是一只白的 一只黑的”


      慌慌忙忙,不小心,事情就会做错,这是课文要告诫的主题。课文让孩童在笑声中,运用思维,找出“迎儿”犯错的地方,并从中学习,确保自己不犯同样的错误。

 

标点符号在二年级课本里才出现

          二年级的课文,开始有了标题以及标点符号。一篇题为《老鸦喝水》的课文是这么写的:
                 一只老鸦,口渴得很,想喝瓶子里的水。
         瓶子很长,水很浅,老鸦嘴短,怎么样都 喝不着。      
         好聪明的老鸦,他想出一个法子了。
             他銜了小石子,放进瓶子里去,一共放了十几 
          颗石子。石子一多,水升上来,他就喝得着了。

 
        低年级课文,写的是小动物,花花草草,多数采用拟人式,所以课文中老鸦的代名词是“他”。课文介绍了几个短语“渴得很”“好聪明”“喝不着”“喝得着”,非常实用。更重要的,课文通过老鸦喝水的过程,指导学生,遇见困难时要想法子解决。
        整套书中,这类课文不少,前八册尤其多,随手列举数例:《老鼠的军队》(第3册)、《两个洞》(第4册)、《勇敢的小哥哥》(第5册)、《疑心》(第6册)、《一个粗心的猎人》(第7册)、《五指争功》(第8册)等等。


经典篇章深受编书者青睐

白花开 红花开
蝴蝶飞来
好弟弟 好妹妹
好花不要采
采了花 蝴蝶不飞来 (第1册)


红花开 白花开
红花白花都好看
风啊 请你不要吹
雨啊 请你不要打
风不吹 雨不打
留着花儿
留着花儿大家看 (第1册)


       这两首儿歌,可说是儿歌中的经典,我国独立后一些华文课本都相继采用或略加改写。据我所知,新加坡教育部所编写的课本,也采用了书中的某些篇章,只是改了一些字词,以求适合学生程度。这些课文包括:《救了全村的性命》(第7册)、《卖火柴的女孩子》(高小第1册)、《发炮很准》(高小第2册)、《愚公移山》(高小第2册)、《鸽子医生》(高小第2册)、《种苹果树的老李》与《少年笔耕》(同见高小第4册)等。这些课文,思想性高,意义深长,可说历久长青,永远都可作教材,对培养学生价值观与训练语文应用能力,帮助极大。

 

南洋色彩并不浓厚
       这套书命名“南洋华侨读本”的课本,南洋色彩并不浓厚,新加坡色彩更是淡薄。12册课文中,只有两篇描写新加坡。在第5册31课《从祖国来》中,作者描写跟随伯父从中国前来新加坡游玩的情形。约200个字的短文提到新加坡的一些地名和建筑物,如石叻门、丹戎巴葛、大坡、小坡、大会堂、法院、市政府、国泰大厦、博物院、华侨银行、邮政总局等等。


      另一篇课文则编排在高小第3册,篇幅较长,分为上下两课,题为《星洲散记》,题目下还注明“节自新中华歌川欧航笔乘”。“歌川”不知何许人,但文字畅达,应该是名家。课文一开始,就如此写道:


      我想画一张这样的画:
      在白云飘忽的青天和波浪起伏的碧海相接  而成的背景上,矗立着几株直冲云霄的孤干,  顶上像羽毛一般地散开着几撇大叶子,叶子底  下怀抱着几个小卵。树下有三两人家,全是  架着高脚的竹篱茅舍。
      近处是一条平坦的马路,路上散走着一些  行人。普通男子是穿的白西装,也有穿杂色纱  笼的马来人,点缀期间。路的中央有汽车驰驱  着,旁边有苦力拉着大红油漆的洋车,在阳光 下走着,金碧辉煌,煞是好看。


      这就是超过半个世纪前,文人笔下的新加坡景象。配合这段描写,还有美丽的插图。课文反映,那时新加坡只有74万人口,有57万是华人。
       这篇课文中也提到植物园的名花,把我们今日称为胡姬花的译成“屋吉花”,我觉得这倒是一个形象且吉祥的译名。由于课文不够本土化,教育部于1959年公布了《新加坡华文中小学华文课程标准》,培养学童具有本地意识是目标之一。不久,小学华文课本便被重编;新加坡独立后,华文课本重编的次数更频密。尤其是1990年后,政府发布了4次报告书:1992年的《王鼎昌报告书》、1999年的《李显龙华文教学新政策》、2004年的《黄庆新报告书》以及2011年的《何品报告书》。
       每一个报告书或政策发布后,一套新的华文教科书就跟着出炉。本土色彩是明显加强了,但课文素质是否也提高,则见仁见智。


可考虑编成小学生华文补充读物

       据悉,新加坡华裔馆将在国家文物局的资助下,把馆内王赓武图书馆的全数“早期课本特藏”数码化。公众最快可从今年底,支付一笔象征性费用,即能在网上浏览,相信这套课本也包括在内。


       个人认为,这套课本以繁体字编写,注音则采用注音符号,较年轻的读者或许看不太懂。鉴于课本中精彩篇章不胜枚举,教育部或许可以考虑选择其中一些有代表性的,改用简体字与汉语拼音编写,辑录成册,当成小学生的华文补充读物,肯定会受到教师、学生与家长们的欢迎。

[本文于9/5/2015发表于联合早报《缤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