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选学校何其来

郑昭荣

 

     在上世纪40年代初期,新加坡的华文小学约有370所,学生人数占总新生人数82%。新加坡独立后,报名念华校的人数逐年递减:到1977年,报名进入1978年华校的小学一年级新生,只占全国新生的10%。许多华文小学因收不到学生而关闭;自然这也就影响到华文中学的生源。     

 

   时任总理李光耀看到了这一点:为保留华校的优良传统,遂做出了重要的决定,那就是设立华英双语并重的特选中学。(见《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的双语之路》的第四章《时势造就了特选中学》)。但即便教育部给特选中小学在设施及师资方面,提供额外的协助,许多家长依然对特选学校没有信心。结果是,从1979年到1983年,进入特选中学特别源流的学生还是逐年减少。

当时特选学校的校长,都知道:要生存,唯有拿出成绩来。果然,在他们的努力之下,1983年普通水准会考放榜,9所特选中学学生考获三科及格率达94%;1992年,教育部首次给全国中学,根据会考成绩排名。在评定的“十大”中学中,特选学校占里6所。这样傲人的成绩,不是凭空而降,更不是不劳而获,而是历届校长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以及全校老师的执着、坚持,上下一心,才取得的成果。可见,特选学校的“起死回生”,成为名校,背后有着一段辛酸史,一路走来,崎岖曲折。

 

 建国总理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的双语之路》(第102页)强调:特选学校肩负着为新加坡培养双语人才以及传承华族传统文化的使命,挑起了为华文教育薪火相传的重任。2013年11月19日,李显龙总理在为重建后的圣尼格拉女校主持新校舍开幕礼时,也强调:特选学校在适应社会和时代变迁的同时,依然保留华校的价值观与专长。它们将继续是我国教育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李总理也在现场挥毫,写了“饮水思源”四个字,并呼吁在场的学子,在取得个人的成功之后,记得回馈社会。

历任的特选学校校长,都紧记着两位总理的心愿,也理解自己身负重任,从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努力了40年,岂能让在这个学制辛苦栽培下的年轻人,大呼“取消特选学校不可惜”?甚至否定了特选学校在“保留传统华族文化并培养双语能力”方面的努力?

 

(本文于2018年2月23日
发表于联合早报《言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