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封信》与特选40

郑昭荣
教育部前母语特级教师

 

2018年2月,《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首次合作,由两报的年轻记者针对母语教育、崛起的中国及“华人特权”这三个备受他们同代人关注的课题,先后发表了《六封信》,提出她们的看法。

毕业自特选中学圣尼各拉女校的《海峡时报》记者袁昕,在写给《联合早报》记者黄伟曼的第三封信中这样表白:“如果有一天,新加坡取消特选学校,我不会和其他人一起,吵着要政府改变主意。事实上,我甚至可能会暗自窃喜。”

这封信可说是在华社及教育界投下“震撼弹”,关心华文教育的人士几乎都有这样的想法:特选中小学的前途堪忧。

时间过得真快,匆匆一年已经过去,或者有人已经忘记这回事,或许有人“无助无奈”地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所幸26位特选学校校长并不甘心坐以待毙,决定以实际行动向社会人士说明特选学校有其继续存在的价值。今年,适逢特选学校成立40周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26所特选中小学校长筹备了一系列活动,让关心特选学校命运的社会人士、家长和校友,对特选学校重拾信心。

掀开序幕的是2月23日由教育部长王乙康主持《特选40》纪念特刊的发布会。

王乙康致词时说:“我们应该保留特选学校,这些学校具有独特地位,可以让学生沉浸在一个富有中华文化和语言气息的环境中。”

王乙康的这番话,无疑是一颗“定心丸”。了解特选学校成立背景的教育界人士都知道,特选中小学有今天的成就,并不是凭空得来的。想当年,即使教育部推出许多措施来协助特选学校,但家长和学生都没有信心。要不是特选学校董事部、校长和老师胼手胝足,上下一心,群策群力,排除万难,艰辛经营了整整13年,才能让当时的九所特选中学在1992年的“十大”排名榜上占了六席。从此,家长对它们另眼相看。几所过去少人问津的特选小学,也成为家长趋之若鹜的热门小学。

袁昕在信中还说:“但我在念邻里小学时说的华语,要比我2005年到2010年那六年,在基本讲英语的特选学校里说的华语还多。”也就是说,在特选中小学里,学生多说英语,少说甚至不说华语。有人认为特选学校已经变质。

针对这一点,王乙康在演讲中透露,特选学校的校长都作出了努力,确保学生活学活用华文华语,例如在一周的学校集会中,某些日子以华语进行。校长和教师用华语向学生讲话,学生必须用华语发表演讲和报告。

这让我想起上世纪70年代,华校为了加强学生说英语的能力,严格规定某几天不说华语,结果在那几天学校特别安静,学生不开口说话了。笔者认为,更有效的做法应该是增加教学媒介语的时间,让学生有更多时间听和说华语。据了解,道南、培群、南华小学从2005年起,美术或音乐课都用华语教导。这可作为其他特选小学的借鉴。至于特选中学有哪些科目可以用华语教学,校长应该仔细探讨。

这里顺道提一下,主办方在发布会仪式结束后,邀请出席的嘉宾到七楼用餐。席间,圣尼各拉女校的校友围着李宝丝校长一起拍照。拍了照,大家一起高呼“我爱圣尼各拉”。华侨中学的校友也拉着现任校长彭俊豪依样画葫芦,同样高呼“我爱华中”。我想,如果袁昕在现场,一定也会跟他们一样,高呼“我爱圣尼各拉”“我爱华中”。

本文发表于
2019年2月28日
联合早报言论版

Visitors

Today 16

Week 115

Month 503

All 30810

Currently are 6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

Kubik-Rubik Joomla! Extensions